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抹残阳映青山 > 第84章 寻消问息

第84章 寻消问息(1 / 2)

第二天清晨,昱霖就来到八里桥66号,玉蓉的新家。

玉蓉已经起床到天井里生煤球炉了,听见敲门声,连忙出来开门。

“玉蓉。”昱霖轻轻地叫了一声。

“少爷。”玉蓉转过头,欣喜地叫了一声。

“嘘,不是告诉你,以后别再称我少爷了吗,你啊,总是忘。你以后称我表哥,记住了吗?”

玉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叫习惯了。那表哥,你这么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玉蓉,我有些事要跟你们交代一下,阿成起来了吗?”昱霖朝楼上望了望。

“他一大早就去八仙桥那儿,想进一些中草药。”

“嗯,很好,药铺是得尽早开张,这样吧,你把我的话转告阿成。”

“嗯,你说,表哥。”玉蓉点了点头,她感觉到了昱霖有重要事情告诉她,不然不会一大早就过来找她。

“我们今后的接头地点就定在吕班路55号的光影照相馆还有你这儿,如果有急事,可以去拉斐德路吉祥里18号,我那儿的电话号码是7299,如果有事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你这儿附近有电话吗?”

“有,烟纸店肖老板那儿就有一部公用电话,号码是6858,你如果找我的话,可以打这个号码。”

“好的,我记住了,哎,玉蓉,你们这儿的店铺名叫什么?”

“已经取好名了,叫方圆药铺。今天我就让阿成去订做店铺招牌。哦,我们已经开始跟周围的邻居打交道了。”

“很好,你们很有工作积极性。”昱霖满意地点了点头:“要把周边环境摸清楚。”

“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我现在是你和阿成的表哥,淑娴是你们的表嫂,鸣儿今后要改口叫我表舅,叫淑娴表舅妈。这事你得尽快教会鸣儿。”

“这可太难为鸣儿了,他有娘不能认,这会伤孩子心的。”玉蓉没想到昱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有点难以接受。

“我知道,可我们只能这么做。”昱霖叹了口气:“等阿成回来,你跟他说明白。千万不能叫错,否则会有麻烦的。”

玉蓉知道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心有不忍,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昱霖转身要走。

“少,”玉蓉刚出口,马上意识到自己犯错了,连忙纠正:“表哥,你不去看看鸣儿吗?他现在还没醒。”

昱霖犹豫了一下,一狠心,摇了摇头:“不了,我怕鸣儿醒过来,哭闹起来,我就走不了了。”

昱霖转过身,红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八里桥。

淑娴早上起来后,便去找客堂间的杜太太聊天,她想通过杜太太了解石库门里的各家各户的情况。

淑娴敲了敲杜太太家的门,杜太太连忙起身开门。

“哦,是欧阳太太,早啊。”

杜太太一开门,见是昨天来的新邻居,欧阳太太,心里十分高兴,人是有眼缘的,杜太太一见到这位欧阳太太,就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早,杜太太,侬方便伐?我想寻侬嘎嘎山湖。”淑娴客气地站在门口跟杜太太打招呼。

“好呃呀,我一噶头在屋里厢正没劲来,侬来了正好,陪我嘎山湖。快点进来。”

淑娴跨进门槛,朝四周望了望,这间客堂间大概二十多平米,一套红木家具做工考究,房间布置得井井有条,收拾得干干净净。收音机里正在播放苏州评弹。

“杜太太是苏州人啊?“

“是呃呀,我就欢喜听苏州评弹。“杜太太觉得欧阳太太是个聪明人,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哪里人了。

淑娴见八仙桌上放着一堆毛豆,便连忙坐下来,动手剥起来。

“啊呀,欧阳太太,哪能让侬动手呢?快放下来,放下来。”杜太太见淑娴动手帮自己做家务,很是过意不去。

“没事体呃,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我帮侬一道剥好勒。”淑娴麻利地开始剥毛豆。

杜太太见淑娴态度坚决,便不再坚持。

于是,两个女人坐在桌旁,一起剥起毛豆来。

淑娴一边剥毛豆,一边有意无意地向杜太太打听周围邻居情况。

“杜太太,亭子间里住呃是啥人啦,我昨天听见里厢又打又骂呃。“

“哦,是薛太太,伊是个寡妇,老早呢,也算是小户人家出生,男人是做生意呃,后来男人死忒了,靠山没来,现在啊,只好靠做娘姨,帮人家倒倒马桶,汰汰衣裳过日脚,伊儿子小宝也蛮作孽呃,年纪嘎小,爷就死忒了,现在只好天天背了个鞋箱,到马路上帮人家去擦皮鞋。“

“哦,是蛮作孽呃。“淑娴听后,确实觉得薛太太不容易。

“侬可以给她点生活做呃呀,阿拉弄堂里好几家人家呃马桶都是小宝姆妈包忒呃,每个月只要一块大洋,像侬欧阳太太这种有身份呃人家,有几个会自己刷马桶啦?侬讲是伐?”

最新小说: 隋炀帝求我打劫 三国:开局被刘备三顾茅庐 逆天嫡女:世子夜夜宠不停 快穿之反派净化进行时 大明:系统逼我造反,我还成功了 三国:开局人在长坂坡 重生之天宝十四年 从酋长到星河大帝 贞观第一人 绣衣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