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抹残阳映青山 > 第29章 锦囊妙计

第29章 锦囊妙计(1 / 2)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陆昱霆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大伯,我听说玉蓉病了?”陆昱霆心急火燎地询问陆轶翔。

“昱霆啊,你来啦,是啊,玉蓉她病了。”

“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之间病了呢?”陆昱霆心存疑惑。

“可能是被贼人吓的吧。”陆太太连忙解释。

“那我进去看看她。”

昱霆说着,朝玉蓉屋子走去。他也没顾上看渡边一郎一眼,就要开门,被渡边一郎推到一边。

“你是什么人,就敢往玉蓉姑娘的房间里闯?”

“哦,渡边一郎先生,这位是我的堂兄,陆昱霆,玉蓉是他未过门的媳妇。”昱霖从楼上走了下来。

大家听昱霖这么一说,都愣住了,包括陆昱霆。

“我大哥前几年就跟玉蓉订亲了,原本等今年过年就办喜事,可是,我二叔和我嫂子在广州大轰炸时被炸身亡,我大哥现在是戴孝之身,所以这婚事就耽搁下来了,等我大哥三年守孝期满,就把这婚事办了。我大哥还指望玉蓉为我们陆家传宗接代呢。”

“这么说,这婚事还没办成,既然这样,那玉蓉不能算作他的妻子。”渡边一郎虽说很惊讶,但他还是固执己见。

“渡边一郎先生,这事确实是这样的,玉蓉已经许配给了昱霆,所以一女不能二嫁。还望渡边先生理解中国人的习俗。”陆逸翔觉得昱霖所编造的谎言是个退敌之策,连忙响应,上前向渡边一郎解释。

“玉蓉姑娘一天没有成亲,我就还有机会。”渡边一郎口气坚决,似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渡边一郎先生,现在我们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要不,这样,就让老天来做决定吧。”昱霖慢悠悠地继续说道:“你看,这样是不是公平合理?”

“你的是什么意思?”渡边一郎觉得有机会了,所以对陆昱霖的提议很感兴趣。

“是这样的,我们中国人呢,对婚姻是很重视的,所以,在结婚前,往往要测一测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如果这八字合的话呢,说明这桩婚姻是很美满的,很顺利的,但如果这八字不合的话呢,这桩婚姻就有可能出现问题,轻者,夫妻双方婚后天天吵架,夫妻关系名存实亡;重者,婚后会遇到各种灾难,比如夫妻相克,或克父克母,克子克女,弄不好还会有血光之灾,灭门之忧。”

“这生辰八字真有这么重要?”渡边一郎听完陆昱霖的一套关于生辰八字的解释,将信将疑。

“当然啦,这在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不能不信。”昱霖的言辞让渡边觉得这八字是种非常玄妙的东西,他甚至有些怀疑他跟洋子婚姻可能就是因为八字的不合而导致他的婚姻生活一败涂地。

“那怎么个测法呢?”渡边一郎好奇地问道。

“其实很简单,只要把你和玉蓉的生日写在纸上,找个算命先生测一下就好了。”

“哦,是这样,这倒也不复杂,我的生日是明治三十五年,也就是一九零二年的三月十五日。”

“好,我给你写上。”昱霖拿出笔墨纸砚,在纸条上写上了渡边一郎的生日。

然后,他拿出另两张纸:“我把玉蓉和昱霆大哥的生日也写上。好了,我和昱霆大哥,还有你渡边一郎先生,现在就去外面找算命先生测一测。你们意下如何?”

“好,现在就去。”渡边一郎说完,走出陆府。

“大哥,走啦。”昱霖拉了拉站在一边发愣的昱霆的手。

“昱霖,这能行吗?”昱霆一脸茫然。

“行不行的,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好啦,跟我走好了。”

昱霖拉着昱霆的手也一起出去了。

陆轶翔望着三人的背影,喃喃自语:“昱霖在搞什么名堂?”

三人一边走一边在大街上寻找算命先生。

“哎,就在前面,我看见了。”昱霖用手指着前面,招呼着俩人:“我看见算命先生的算命幡了。”

三人朝着算命幡的方向前去,来到大街的拐角处,那里坐在一位戴着瓜皮小帽,穿着灰色长衫,鼻梁上架着墨镜的五六十岁的白须瘦老头,他正在不停地吆喝着:“看相,测字,占卜,算卦。”,旁边的算命幡上写着“相卜算卦”四个大字。

昱霖一行三人来到算命摊前。

“先生,你是想看相呢,还是算卦?”算命先生询问陆昱霖。

“我想请你测一下生辰八字。”

“好,请把八字给我吧。”

昱霖把三张纸条交给算命先生。

最新小说: 三国:开局人在长坂坡 大明:系统逼我造反,我还成功了 隋炀帝求我打劫 逆天嫡女:世子夜夜宠不停 贞观第一人 快穿之反派净化进行时 从酋长到星河大帝 重生之天宝十四年 绣衣天下 三国:开局被刘备三顾茅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