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抹残阳映青山 > 第200章 身陷囹圄

第200章 身陷囹圄(1 / 2)

自鸿兴楼回来之后,昱霖又被押回了地牢,他坐在那张吱吱作响的木板床上,倚靠在墙边,梅志捷倒下的身影一直在他眼前不断出现。那天,他眼睁睁地看着梅志捷身中数弹,倒在马路中央,然后被特务们拖走,马路上留下一道刺目的血印。又一位战友倒下了,昱霖的心滴着血,隐隐作痛。

不知道徐明峰现在怎么样了?那天他见马克开着救护车在大街上制造出一片混乱,看见徐明峰逃脱了天罗地网,自己还暗自庆幸,但后来梅志捷的枪声让他明白,徐明峰还是没有脱离险境,否则梅志捷不会冒死暴露自己。

徐明峰逃脱了吗?如果明峰被捕的话,现在应该找他去对质,起码也会再次提审他,来侧面证实徐明峰的供词,但这两天出奇的平静,看来敌人还没有抓住明峰。想到这儿,昱霖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

鸣儿呢?鸣儿又会怎样呢?自从那天阿强从他怀里把鸣儿强行拉走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鸣儿,鸣儿那天撕心裂肺的哭声一直萦绕在昱霖的脑海里,每每想到鸣儿,昱霖的心就像是被扎成千疮百孔一般。

原本自己早已成为枪下亡魂,就因为得知徐明峰要到鸿兴楼与自己接头,所以朱弘达才会枪下留人。但这个消息朱弘达是怎么得知的呢?而现在接头失败,朱弘达却没有立刻处决自己,而且也没再提审他,朱弘达在打什么算盘呢?也许朱弘达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所以还暂时留他一命,这么看来,鸣儿也还一定活着,他们一定会拿鸣儿的性命来要挟自己。鸣儿会在哪里呢?也许就被关在保密局上海站的某一间房间里。父子俩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玉蓉已经把情报带出了上海站,如果明峰是安全的,应该是能够收到他托玉蓉传递出去的情报。明峰能觉察出来他的那首《诀别诗》和那本《家训歌》曲谱里隐含的内容吗?明峰和自己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彼此配合默契,一定会明白他的这番心血的。

正当昱霖还在不断思索和分析着这几天内发生的事情时,郑医生悄悄地来到地牢。

郑医生走进牢房,狱卒也早被谭敬廷收买了,所以也不会阻拦郑医生来给陆昱霖注射吗啡。

那天听谭敬廷说陆昱霖被押赴刑场之后,郑医生还为陆昱霖深感惋惜,后来看见陆昱霖又被带回了保密局,听人说,朱弘达因为突然得到了消息,得知共党接头的时间和地点,所以把陆昱霖从刑场上抢了回来,且以鸣儿性命相要挟,逼迫陆昱霖去鸿兴楼同地下党的负责人接头,但是接头失败,陆昱霖又被押回了地牢。

既然陆昱霖又回到了地牢,那么郑医生便依旧恪守当初的承诺,继续给昱霖注射吗啡。他知道,陆昱霖身上的刑伤并未有所好转,那种痛苦会一直折磨着他,让他夜不能寐。注射吗啡只是为了减轻他的痛苦而已。

起初郑医生怕惹麻烦,因为吗啡针是给保密局内部人员使用的,对于犯人而言,就是要增加他们的肉体上的痛苦,让他们熬刑不住,痛苦不堪,从而供出机密,怎么可以使用吗啡来减缓刑伤所造成的苦痛呢?这要是给上面知道,郑医生肯定是要被撤职查办的,所以他不敢给陆昱霖打吗啡针,怕给自己带来麻烦。但后来谭敬廷以自己身上的旧伤复发为由,在吗啡针的申领单上签字画押,从而躲过了上面的检查。

谭敬廷知道给陆昱霖注射吗啡是件非常冒险的事情,所以暗暗塞了不少钱给郑医生,让他行个方便。郑医生倒是个拿人钱财,忠人之事的主,况且郑医生身为一名医务人员,其职责是救死扶伤,而当初朱弘达把陆昱霖折磨得死去活来,而且还让他给昏死过去的陆昱霖注射强心针,其目的就是让陆昱霖时时刻刻清醒地去体验肉体上的痛苦,这让郑医生很是于心不忍。

现在郑医生每天都会给陆昱霖注射一支吗啡,有时是白天大伙休息时,有时是夜里值班时,他都会把吗啡针放在白大褂里,悄悄地来地牢给陆昱霖注射吗啡。

朱弘达曾经特地跑到医务室来问郑医生,是否给陆昱霖注射过吗啡?当时郑医生听了吓得面如土色,好在谭敬廷事先告诉过他,如果朱弘达问起吗啡的事情,就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他谭敬廷的身上,所以,郑医生告诉朱弘达,谭敬廷身上旧疾复发,需要吗啡止痛,每次都是拿了针剂,签了名就走,并未当场注射,至于这些针剂是否用在陆昱霖身上,他并不知悉。

朱弘达听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不过,他又去地牢里向狱卒打听是不是谭敬廷给陆昱霖注射了吗啡,狱卒因为已被谭敬廷收买,所以推说不知道,但看见谭处长经常找陆昱霖谈话。后来阿强在陆昱霖的胳膊上看见了针眼,所以,朱弘达就认定是谭敬廷以自己的名义领走了吗啡,然后私下里给陆昱霖注射。

朱弘达把谭敬廷给陆昱霖注射吗啡的事情和给陆昱霖操办狱中婚礼这两件事情报告给了庞天玺,令庞天玺大怒,认为谭敬廷有严重的通共嫌疑,所以就让谭敬廷在家停职反省。

郑医生不仅对谭敬廷的遭遇深表同情,而且他对陆昱霖的命运也深感同情。原本他只是为了忠人之事而已,但自从得知鸣儿被阿强绑架以逼迫陆昱霖就范,郑医生的感情天平渐渐地朝着陆昱霖父子方向倾斜,为此他甚至还暗地里告诉谭敬廷鸣儿被关押的地点。

郑医生渐渐地对陆昱霖这个人产生了兴趣。他想知道为什么这么个文弱书生,面对种种酷刑能咬紧牙关,拒不吐露,如此坚贞不屈。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个富家子弟抛却荣华富贵,九死一生都无怨无悔。

郑医生把陆昱霖的右手衣袖往上一撸,看了看,这里已经有好些个针眼了,便让陆昱霖换只手,然后在左上臂扎紧皮管,拍了拍手臂上肘窝的静脉处,把吗啡针注射进静脉。

“好了,接下来你可以睡个安稳觉了。”郑医生从昱霖的手臂上拔下针头。

“谢谢你,郑医生,你现在要是不来的话,我还挺想你的呢。”昱霖冲着郑医生呵呵一笑。

“你不是想我,你是想吗啡了吧。”郑医生笑道:“不过,吗啡这玩意打多了会上瘾的。”

最新小说: 重生之天宝十四年 绣衣天下 大秦扶苏:开局起兵靖难 贞观第一人 三国:开局人在长坂坡 隋炀帝求我打劫 末代锦衣卫指挥使 三国:开局被刘备三顾茅庐 大明:系统逼我造反,我还成功了 快穿之反派净化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