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抹残阳映青山 > 第158章 真伪难辨

第158章 真伪难辨(1 / 2)

阿强气呼呼地来到了谭敬廷的办公室,拿起桌上的茶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喝了起来,然后拿起桌上的报纸,当成纸扇,呼拉呼啦地扇了起来。

“阿强,怎么啦?什么事情这么恼火?”谭敬廷见阿强一脸怒气,知道阿强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了,连忙问道。

“我跟弟兄们在震旦大学里监听图书馆整整三天,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听到。”阿强一脸沮丧和懊恼。

“他们没在图书馆里活动?”谭敬廷疑惑地望着阿强。

阿强摇了摇头:“活动了,图书馆里来了好多人,坐得满满的。”

“他们总不会一句话也不说吧?就光在图书馆里看书?”谭敬廷觉得既然图书馆里座无虚席,而且又是在商讨游行示威的事情,一定是可以监听到实质性内容的。

“说了,他们像是在做讲座,又像是搞什么沙龙。”阿强向谭敬廷解释道。

“那你们听到了些什么呢?”谭敬廷很是好奇。

阿强从裤兜里掏出一本笔记本:“第一天讲的是什么法国的巴尔扎克,雨果,和司什么达。第二天讲的是狄更斯,莎士比亚和萧什么纳,第三天讲的是托尔斯泰,高尔基,还有什么司机,我没记住,反正这三天里尽讲了这些个外国人,听得我云里雾里,头昏脑涨。”阿强把这三天里听到的内容跟谭敬廷汇报,但这些内容一点都没有侦听的价值。

“一句跟游行示威有关的话也没有?一句反政府的话也没说吗?”谭敬廷觉得很是蹊跷。

“我跟阿祥,黑皮一起监听的,他们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话。”

“阿强,算了,先把在震旦的那批人撤回来吧,也许真的没事,也许已经开始提防你们了,再待下去也意义不大。”谭敬廷无可奈何地让阿强收队。

“已经提防我们了?那就是说,震旦的那批人已经知道我们要去监听他们了?”从谭敬廷的话里,阿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我也就这么一猜而已。”谭敬廷从办公桌下面搬出一箱啤酒:“阿强,辛苦了,给,让兄弟们放松放松。”

阿强见谭敬廷非但没有对此而责怪他们无功而返,反而犒赏他们啤酒,心里一阵欣喜。

“谢谢处长。”阿强搬着一箱啤酒出去了。

阿强虽然对谭敬廷这个情报处长很不服,因为若不是谭敬廷从重庆空降来上海站,情报处长这个位置十有八九就是他的了,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没少给谭敬廷使绊子,让谭敬廷成为光杆司令,被架空的情报处长。但随后阿强发现谭敬廷这个人气量还是蛮大的,并没有因为自己跟他作对而冷落他,很多案件还是很倚重他的,况且这个人以前在部队里待过,领过兵,打过仗,所以爱兵如子,在生活上还是挺关心手下的。所以,渐渐的,他们之间的隔阂和间隙在减小。

谭敬廷陷入了深思,阿强前几天来向他申请侦听设备时,那神情像是三只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稳,可为什么会一无所获?自己那天在酒馆里跟昱霖说了一句要把监听设备投入震旦大学,而后又偷听到昱霖让淑娴第二天去一次震旦大学,而第二天,淑娴上班又迟到了,这一切应该不是孤立的,如果真是淑娴去震旦大学通风报信,那么现在这个结果也就顺理成章了。

看来,这个许淑娴真的是值得怀疑,那么陆昱霖呢?他的那个生死弟兄呢?如果许淑娴是共党的话,那么陆昱霖百分百是共党,而且应该还是许淑娴的上级。

谭敬廷被自己的推测吓了一身冷汗,如果真如他所推测的那样,那么他跟陆昱霖的关系便从生死之交的兄弟便成你死我活的对手了。

谭敬廷多么希望他的推测是错误的,当然,他现在手上没有任何证据,但一旦他有了这种推测,他就会千方百计地去证实这种推测,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也是他的使命所在。

不管将来他跟陆昱霖是否刀剑相见,把他们的真实身份搞清楚是当务之急。

曹秀英把一份电文交给淑妍:“许小姐,请你赶快把这份电文译出来。”

“哦。”淑妍接过这份密字号电文,开始翻译。很快就译完了,淑妍完整地再看了一遍:明日将捕获的共党要犯移交你处,望下午三点准时在十六铺码头办理交接手续。保密局南京站。

“这位共党要犯会是谁呢?我们该不该把他营救出来呢?”淑妍一回到家便把这么重要的情报报告给昱霖。

昱霖一听也心头一紧,现在国民党反动派正大肆搜捕地下党,许多地下组织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如果能出手营救的话,那就能减少我方的损失。能救一个是一个。

现在明峰也不在身边,昱霖便自行做主,先去了解一下再说。

“淑妍,要不,明天下午两点半,我们一起去十六铺码头,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昱霖也想弄清楚这个被捕的共党要犯是谁。

“好的。”

第二天,淑妍去向朱弘达请假,说是去十六铺接一位亲戚。

“淑娴,你最近好像挺忙的吗?一会儿去送亲戚,一会儿又去接亲戚,你们家亲戚倒是忙忙碌碌不停穿梭于上海滩。”朱弘达见淑妍又要请假,揶揄了她一下。

“又不是孤家寡人,谁家没几个亲戚朋友啦,弘达,你到底准不准假吗?”淑妍朝朱弘达使小性子。

最新小说: 快穿之反派净化进行时 三国:开局人在长坂坡 隋炀帝求我打劫 重生之天宝十四年 大明:系统逼我造反,我还成功了 贞观第一人 逆天嫡女:世子夜夜宠不停 三国:开局被刘备三顾茅庐 绣衣天下 从酋长到星河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