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防空洞(1 / 2)

连续的长途跋涉使得徐飞航饥肠辘辘,他浑身乏力,几乎要一头栽倒在路旁。但当他跨进甲午城范围,看到城内冲天的火光和滚滚硝烟时还是血气上涌,头脑变得无比清醒。

我来晚了!甲午城已经沦陷了吗?

徐飞航急匆匆摸进城去,被拦截的星屑士兵逮了个正着,他施展开“血源诅咒”,趁士兵反应不过来踩着他们的脑袋溜进城去。

星屑士兵们接触控制时城墙外围早已没了人影,这让他们大为震惊,因为在他们看来刚才的人施展的乃是自己死敌的秘术。

“不好了!快去通报长官,有‘起源族’闯进城了!”

徐飞航这时当然听不见后面士兵的喊话,因为他一溜小跑来到了交火处,此处浓烟滚滚,双方的火炮正在互相对射,周边建筑物毁坏得极其严重。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高高的楼房开了花,土石瓦砾纷纷下坠,钢筋混凝土直插地面,痛苦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什么?难道还有平民没有疏散完吗?

徐飞航强忍恐惧,潜入爆炸范围内想看看还有没有活人,但在漆黑的夜色中见到的只有粘稠的黑色液体,它散发着腥味儿,让人很难控制住呕吐的欲望。

炮弹接连发射,徐飞航躲闪不及被爆炸溅起的碎石击中,数个出血点渗出鲜血,打湿了他的衣服。

“轰隆——”

“轰隆——”

城市变成了一片火海。

徐飞航勉强躲过直插而来的钢筋,再晚一秒就会被贯穿天灵盖。他意识到自己在这种全面战争中太过渺小,根本没法起到任何作用,于是给自己扎了一针肾上腺素,全力跑出交火区。

徐飞航的位置离甲午三区政务所较近,所以他的第一目标是这里,然而这里显然已经被炮火洗礼过,成为了一片废墟。驻扎的星屑士兵们发现了徐飞航的踪迹,成千上万的子弹朝他倾泻而出,徐飞航在掩体后躲了二十分钟,又花了一个小时来甩开追兵,这才罢休。

长时间的奔跑加上没有进食,使得徐飞航眼冒金星,可是城市只剩一片断壁残垣,去哪里弄吃的呢?

在城里左冲右撞,奔向城政总厅的徐飞航发现这里也被星屑的队伍封锁了,这里没有坦克大炮等重型武器,但空中有螺旋桨的声音,并且地面的武装力量众多,还有十多名星屑巨人备战在此,看来他们不想破坏这里。

这样根本没法突破,那些星屑的五感也强得可怕,稍微接近就会被发现,只能另寻出路。

收到起源族入侵信号的星屑军队也开始了地毯式扫荡,徐飞航在短短二十分钟内已经遭遇了三波巡逻小队,每次都只能靠蜷缩在黑暗角落里闭气躲过搜查。徐飞航本想着甲午城能再多撑一会儿,现在看来是完蛋了,自己的腹内空虚,也不允许继续突围了。

就在徐飞航懊恼之时,一只阴惨惨的白色手臂从后方缠上了他的衣袖,带起一阵阴风。

徐飞航心中一凛,回身就是一记手刀,然而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面前的人影身上,这人徐飞航认识!

这是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她仅剩的左臂正抓在徐飞航的袖口上,看见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徐飞航立刻收手。然而这是徐飞航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的奋力一搏,力气大到难以收回,只能掉转方向,将手刀砸在了小姑娘身后的石墙上,瞬间一声惊响,石屑纷飞。

巨大的声音将星屑吸引了过来,徐飞航听见星屑行走时发出的独特响声,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将十二三岁的断臂女孩扛在肩上转身就跑。

“喂,大哥哥你别跑啊,你离地道越来越远了!”小姑娘急切地大喊,徐飞航只能将她抱在身前捂住她的嘴。

竟然还有地道,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看来这里的百姓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从未对安定的生活放心过,竟然挖掘了私人地道。

待星屑小队离开,徐飞航才放下小姑娘,这个小姑娘极其瘦弱,抱在身前轻若无物,必然是长期营养不良。

“上次你救了我,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快跟我走吧。”

缘分真是奇妙,上次徐飞航给这个孩子喝了自己的血,奇迹般地挽救了这个女孩的性命,若不是今天偶然遇见她,徐飞航都快忘了自己的血可以治伤了。

小姑娘带徐飞航折返回刚才的地方,伏在地面用手轻敲石板,没过多久石板就被拉开,温暖而明艳的橘黄色光芒点亮了黑夜。

拉开石板的是个用黑布包住一只眼的老头,看起来年纪不小了,他引着徐飞航和小姑娘躲进地道,很快拉上了石板。徐飞航看到石板之下还有一道可以上锁的铁板,整个地道的构造十分精巧稳固,四壁打磨得异常平整,不像出自寻常人家之手。

“小伙子,你是军队的人?还是城政厅的人?”由于过道很狭窄,容不得转身,老人家一边往前走一边发问。

徐飞航刚要回答,老人就继续说,“看你样子应该是军队的,城政厅那帮家伙脑满肠肥的,可不像你这般有灵气。”

这句话徐飞航思考了半天,他之前就知道每个城市的城市z府和军队是分属不同体系的,互相没有所属权。军队直属于反抗军最上层,不归各城政总厅管理,城政总厅则可以雇用私兵和警卫,之前徐飞航没发现二者有什么本质区别,但听老百姓说出这种话,貌似二者还存在着某些不可调和的矛盾。

“爷爷你说巧不巧,这个大哥哥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救命恩人!”小姑娘一开口就充满了激动。

老人大吃一惊,连忙转过身来,“你是我孙女的救命恩人?”

徐飞航略微点头,老人不由分说就要往下跪,徐飞航本要阻拦,可小姑娘夹在二人中间,老人还是跪了下去。

“谢谢大英雄,要不是你,我孙女早就没命啦!城里死了好些人,被开膛破肚做实验的,被砸成肉饼的,还有烧成炭的,能活着就是大大的幸运喽!”

最新小说: 大夏镇馆人 不周树 乘玉行 我愿做你的梦境守护神 求法证道 退后,我要开大招了 武帝林天 大明:开局成王,在种土豆 原来我早就无敌了 天罚武尊林辰秦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