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顶流营业中 > 第81章 安稳

第81章 安稳(1 / 1)

温柔的声音落入耳中却不由得让人心下轻颤。妥帖的暖意在心口蔓延。乔怀遥轻眨了下眼睛, 他房子很多,但面前的独栋别墅却更能带给他归属感。柏锦言说的话絮绕在脑海中,乔怀遥嘴角不知不觉间扬起, “哥。”他轻声道:“你……什么时候买的?”“有一段时间了。”柏锦言搂在他肩上的手抬起, 指尖抵着脸颊, 侧头轻吻,“装修是选装的精装, 空气循环系统一直开着,差不多……选好家具家电,就可以直接入住了。”选装的精装是从开发商那边走, 但材料都是柏锦言找专人审查过之后才用的。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装修期间有害物质的产生,精装结束后,从清理装修垃圾阶段就打开了空气循环。固定时间和固定间隔,有专人在应当的时间把当时屋内检测报告发给他。其实上个月就已经到了可以入住的标准。但因为比较忙,再加上……基础装修交给工人。除了精装时选的家具之外, 后续自己往家里填补的那些大件小件, 还是自己亲自来会更有参与感。柏锦言的手顺势向下环住他的腰身, “我们进去看看。趁着这几天有空,先买些家具。”乔怀遥弯了弯眼睛, “好。”没有添置家具的别墅显得有些空旷。乔怀遥家里什么都是管家准备好的,自己买的东西大多都是用在实验室,自己添置家具还是头一回。客厅这边没什么好看的。别墅一层常规布局, 绕过客厅后面, 有一个巨大的, 面积不少于客厅的独立房间。柏锦言推开门, 里面已经摆了几个大家伙, “以后可以在这里做实验。”乔怀遥在清大实验室那边的器材, 这里也有一份。还包括一些不方便移动的大型器材,贴着墙壁靠了一排。和清大那边不同的地方,除了面积大小,应该就只有操作台。这边的操作台长宽,留出来的位置是双人的。乔怀遥面上的笑意从走进来就一直没有散去,瞥见那边的操作台,嘴角的弧度不禁又扬起了几分。柏锦言掀开后面按摩椅上的防尘罩,“这边没有休息室,所以就在这放了按摩椅,做实验累了可以在这眯一会。”实验室就在家里,忙的太累不想上楼,也可以在一楼隔壁的房间休息。相比之下,还是按摩椅会更实用一些。除了按摩椅,还有很多细节,比如这边台面的高度都是根据乔怀遥的身高,调整比例选定的。可以说是集合了其他实验室所有的优点。柏锦言亲自顺的这栋别墅的装修流程,实验室尤为仔细。他把按摩椅的防尘重新盖好,“到时候用到这个实验室,缺什么东西再补。”乔怀遥靠在身后的操作台上,闻言不免轻笑一声,“你这边的东西比纽约实验室那边都齐,哪还有什么要补的。”连一些损耗材料都备下不少在旁边的架子上。就是有些

实验器材……乔怀遥想,他在国际实验室那边买的多,防止损耗买的。等送过来把一部分留在这边。柏锦言上前,双手撑在乔怀遥身侧倾身靠近,“再去外面看看?”乔怀遥挑了挑眉,“现在吗?”柏锦言埋首在他颈间,“嗯。”“……”看着没有起身意思的柏锦言,乔怀遥抬手环住他的脖颈,细微的刺痛让他忍不住仰起头,“哥?”柏锦言像是品着精致的糕点,慢条斯理的抬手搂着他将人按到自己怀里,在唇上轻轻落下一吻,“这栋别墅喜不喜欢?”乔怀遥抬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喜欢。”顿了顿,不等柏锦言再问什么,乔怀遥凑近贴着他的唇,眉眼含笑道:“喜欢你。”话音刚落,腰间的手紧了几分。乔怀遥那试图一触及分的吻,被柏锦言一把按住。指尖骤然收拢,抵着衬衫的褶皱攥起。笨拙又毫无章法的浅浅回应,换来柏锦言更过分的攻城略地。乔怀遥喉间发出低沉的呜咽,鼻息间满是淡雅冷冽的香,愈发过分的深吻带来恍惚窒息的错觉。察觉到乔怀遥渐渐急促的呼吸,柏锦言放开他,将人搂在怀里。轻拍着后背,吻着他眼角的薄粉,随手将衬衫边缘的褶皱抹平。乔怀遥额头抵在柏锦言肩上,挡住自己半边脸颊。平复呼吸间察觉到柏锦言的动作,他顿了顿,嘴角微抿,“怎么不……”声音很轻,话到后面的字像是无形消弭于空气中。柏锦言轻笑一声说:“没有东西,回家再……”“我们现在回家吗?”乔怀遥下意识的点点头,而后突然发觉哪里不对,他轻咬下唇,默默地扭头,压住泛着热意的耳廓,将自己往他怀里藏的更深了些。柏锦言见状也没有再问,压下喉间笑意,揉了揉他的耳朵,“走吧,先回去。”---精装修的别墅添置起家具来也很麻烦。而且都是一些大件。一楼还好说,二楼三楼往上,配送会麻烦。乔怀遥躺在床上,翻看着管家发给他的家具品牌。价位高的家具很注重品牌形象,出问题的概率很低,而且,部分品牌还是他们集团旗下分公司。只是在挑选样式上会麻烦些。柏锦言去厨房接了杯温水,回来见他醒着。坐到床边,喂他喝了几口,“不睡一会吗?”乔怀遥摇了摇头,在飞机上睡了很久,这会天色虽晚,但还没什么困意。喉咙干涩,一口气喝了小半杯,喝完水,乔怀遥又重新躺回去,举着手机问道:“哥,你看这个沙发怎么样?”“挺好看的。”柏锦言放大了图片,“就是感觉有点小,放在卧室隔间吧。”“行。”乔怀遥把这款加入购物车,转而去打开柏锦言刚才给他发的单子。上面画勾的,是在装修预埋水电阶段就准备好的家具,这些和别墅现装修是同一种风格。之前去看的时候感觉很规整,也没必要再换。避开这些已经有了的,剩下

只有烤箱沙发床垫之类的,零零总总加起来也挺多。方便他找合适的家具。公司那边做了个简易版的APP。没有广告宣传,都是很朴实无华的文字简单叙述材质。包括一些可能会踩雷的点,后期保养什么都加了上来。可能是怕乔怀遥嫌麻烦,程序员还在保养后面加了个括弧(品牌可提供保养,随时随地随叫随到。)没有花里胡哨的图片,和是不是弹窗的广告。这样看着简单明了。选家具的时候,时不时翻看群里的消息,以免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如果参观实验室后几天的假期行程有变,提前回来的话。乔怀遥也要在他们回学校的当天,或者第二天回到学校。只是说假期的地点不一样,返校时间还是有规定的。好在群里大多时候都是彭老师在@全体成员,让大家注意安全,倒是没有行程时间缩短的消息。关闭群聊,乔怀遥一连挑了几款小家具,没有固定摆放位置,可以随时移动的那种。下单之后没有弹出付款消息,直接显示下单成功正在配货。买东西看的眼睛很累。乔怀遥放下手机休息一会,扭头见柏锦言靠坐在床头,手里翻看着什么。他靠过去,歪头枕在他腹肌上,“新剧本吗?”“对。”柏锦言翻开剧本第一页给他看,“还在考虑。”剧本没什么问题。但封闭式拍摄,可能进组几个月都不能离开。再加上拍摄的地方偏僻,大多同类型的剧都在那里取景。这类剧本都会标注上地址,就是明确告知,之后可能会遇到以前去那边拍摄的演员碰上的各种情况。在接剧本的时候,除了考虑到剧本本身,还要兼顾能否接受拍摄地。毕竟一旦开机,等不知情的演员下飞机一看地方,难免会有一种被骗来受苦的感觉。柏锦言犹豫的是时间,以及手机信号。一连去那么久,与外面联系又困难的话……乔怀遥瞥了一眼上面标注的分类,科幻题材。导演还挺有名的,在国际大奖上拿了不少的奖杯。感觉他哥对这个剧本很感兴趣,能送到柏锦言手上,就代表这个剧本不差。乔怀遥大抵也能猜到他在犹豫什么,“感兴趣就去拍吧,也不算很远,拍摄顺利的话,说不定会比导演预计的时间更快杀青。”“嗯。”话虽如此,柏锦言还是没有很快敲定。抬手搭在乔怀遥肩上,感觉有些凉,拿过遥控器把室内恒温调高了些,“家具选完了?”乔怀遥说:“选了几个,客厅的差不多了,卧室还没定。”柏锦言指腹摩擦着他肩上的痕迹,太过白皙的肤色很容易就会留下痕迹,消退的还会慢些。“我看有些平台可以定制,可以选个喜欢的样式,或者自己设计一个,赶一下加急,差不多也能在年前送来。”“定制吗?”乔怀遥想了想,对于家具这方面还真没什么了解。但定制的家具显然更有意义,他犹豫了一下说

:“现在没什么想法,之后要是有灵感的话,我再去定一个。”“等参观国际实验室的老师回来,我就得回学校了。再上几天课才开始考试。”乔怀遥算着时间,过几天家具送来的时候他可能刚好不在,柏锦言应该也有其他行程。想到这,乔怀遥不由的问道:“哥,你是不是不用去十九中那边了?”剧组杀青,这几天功夫,应该都收拾的差不多。什么都不剩了。“那部剧杀青了,过几天有其他行程。”柏锦言合上剧本放在一边,稍向后靠了些,让乔怀遥枕的舒服些。柏锦言说:“等忙完去找你。”怀里抱着乔怀遥,他漫不经心的想着之后排满的行程表。他的公司早已步入正轨,包括投资控股的企业。退圈之后也养的起乔怀遥。演员的时间还是太紧。等处理好孟筝的事,退圈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岁月静好的安静,让他萌生出这样的想法。柏锦言没有跟乔怀遥提及。“到时候看看放假时间吧。”乔怀遥觉得,他们学校放假,应该是要比柏锦言假期早一点。“嗯,也行。”现在具体的行程安排还没出来,说什么还太早。乔怀遥休息了一会,又重新打开手机,继续为家里添置家具。就着这样枕在柏锦言身上也没有回去,指尖有温吞的向上滑动。‘嗡嗡’【您的特别关注发了一条微博。】弹窗消息让乔怀遥指尖一顿。嗯?特别关注发了微博?乔怀遥狐疑抬眸,柏锦言也正拿着手机翻看家具,察觉到他的视线,“怎么了?”乔怀遥摇了摇头,“没什么。”点进去那条消息,时间以及定位还是在纽约。之前发的了。可能微博消息延迟,推送的慢了些。柏锦言发了那张雪人的图片。引得乔怀遥这边的评论区也很热闹。可能因为只有一张背影照,所以很多粉丝都跑来乔怀遥这边喊:“乔乔!快让你哥把正面照片交出来!”“呜呜呜,看不到乔乔,新综艺都盘了好几遍,是颗珠子都得让我盘的圆润了。柏锦言还发个背影馋我!”“咱就是说,乔乔进圈吗?我绝对是你死忠粉,还会做数据炒热度那种。”“别叭叭了!快去看国际化学实验室官网!!(震声)”……评论区前排和后排行程鲜明对比。好像处于两个不同的圈子,上面娱乐圈,“十几个小时完成的实验,我人傻了。”“我从没想到国际实验室有一天,竟然会和我关注的人扯上关系。”“具体时间绝对超出你的想想。”“那这个标注可是有点小瞧人了,我猜的可狠啊。”“我记得乔乔还是大一新生吧?这些卓越的成就,总是让我忘记他还很年轻。”“这样的话,我就不禁要@女娲顺便再点名上帝。”……乔怀遥挑了挑眉,倒是没想到评论区会关注到国际实验室的事。国际实验室行事向来低调,除了发表一些学术论文,和化学向专业内容

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可能是因为之前直播讲笔记,微博上多了很多清大的校友。也多是化学系的,所以会格外关注化学方面的风吹草动。这样的话,清大论坛里应该也有了相关消息。乔怀遥没去看,也没单发一条微博讨论国际实验室。“哥,她们都在要雪人的正面照。”乔怀遥滑回上面的评论给柏锦言看。“不给她们看。”柏锦言握着他的手腕,回了其中一条评论:【不给。】评论区粉丝快速反应:“???”“这说话的语气绝对不是乔乔。”“干嘛鸭干嘛鸭!柏锦言你赶紧把手机还给乔乔!”柏锦言非但没还,还直接没收,拿在自己手里切出家具软件,和乔怀遥一起挑选家具。两个人挑选家具,难免会出现分歧。但他们选的时候,柏锦言适当的发表意见,主要决定权还是交给乔怀遥的。发表意见的范围也是,乔怀遥选中的,在两款到三款上纠结的时候。柏锦言说:“都买下来,别墅不算阁楼和地下室,有三层,每层放一个。”乔怀遥一想也是,别墅里面单个房间风格可变,但整体还是要统一一下,一层一变风格就有些太乱。款式部分有细微调整,大部分还是相同的,只是材质或者颜色不同。购物车加满后下单清空。卧室内只有乔怀遥时不时的问题,以及柏锦言温柔耐心的回应。一直到后半夜,调整作息的灯才关上。---下单少部分是其他品牌,大多还是自己公司旗下的,单是负责家具都有很多个品牌。可选择的也多,买起来也方便。家具送货很快。昨天下单今天就发短信说送到了。本地商场都会有品牌的门店,可能是为了节约时间,尽快把东西送到,所以先调了门店的货送来。怕时间太早打扰到乔怀遥休息,也没有打电话。乔怀遥看到消息便和柏锦言一起去新家那边。三辆大货车前后排在路边。运货的工作人员对照单子清点着。回头看见他们,当即收起单子后退半步,把看货车厢的位置空出来。来之前主管特意叮嘱了这次送货是给谁的,怕他不认识人,还给看了综艺,就为了让他们认脸。管家也跟着一起来了,怕他们办事小少爷不满意,所以亲自过来盯着。他站在一侧,笑着点头示意:“柏先生,小少爷。”“这些是小少爷昨天下单的家具,我和送货员分别清点了三遍,对照单子上是无误的。”管家带着白手套,抹平手里的单子递过去,“小少爷检查一下,要是有什么缺漏我现在让他们送来。”单子上只标注了型号,和下单时对应货物的名字。并没有标注价格。乔怀遥展开单子,粗略的扫了一眼,“没问题,搬进去吧。”“好的。”管家转身示意他们可以开始搬运。送货员几个人合力,连着包装一起把家具搬下来。管家抬手在家具落地的时候扶了一下,并说道:“

小少爷可以先回车上用个早饭,这边有我盯着就好。”早饭是别墅那边厨师做好了,管家打包拿过来的。递上保温箱,管家说:“少爷。”乔怀遥看着这三车货物,不包含拆包装安装好的时间,光是搬上去都不会太快。所以就伸手要接过保温箱。柏锦言见状,先一步将保温箱拿在手里,一手握着乔怀遥的手说:“走吧。”管家见此情形楞了一下,镜片下的眼中满是错愕。他在乔家做管家已经有不短的时间,老爷子在的时候他就在了,后来老爷子让他来照顾小少爷,就一直待在这边。还会处理一些其他的琐事,但多数还是以小少爷为主。他知道小少爷和柏锦言的关系好,却不有些记不太清楚之前,小少爷和柏锦言也是这样的吗?手牵着手一起?有吗?管家蹙起眉头,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忘记了点什么。好像看起来比小时候的关系还要更好了些。车就停在一边,离得不算太远。来的工人多,且训练有素。每个人该托着哪里,该扶着哪里都分工明确。走动的时候不用喊口号,很默契的往前。每一组工人负责一个家具,排着队从门口进去。小心收着边缘没有碰到门框。早饭吃完,工人也都全部装卸完成,包装纸壳叠好摞放在货车箱里。管家也跟着从里面出来,显然是跟着检查过一遍。管家曲起指尖敲了敲车窗玻璃,笑弯了一双眼睛,“小少爷,柏先生。家具已经放好了。”乔怀遥点点头:“好的,辛苦了。”管家笑的满眼慈爱,“这有什么,小少爷去看看,摆放的位置还行不行,都是按照图纸上来的。上去见着要是觉得有哪里不好,再让工人跟上去摆一趟。”“不用麻烦,我上去看看。”乔怀遥打开车门,“管家,您安排一下热茶和红包。”红包算是给搬运工人的奖金,不走流程,直接给现金。管家后退半步点点头,应道:“好的小少爷。”乔怀遥和柏锦言走进别墅,管家留在外面没有跟进去,来打理乔怀遥安排的事。不仅是家具的包装收拾好带走了,地上也都打扫干净,连一个泥点都没有。客厅里多了沙发,视觉上看短了一些,但也显得有几分客厅该有的样子。茶几和沙发是一套,木质沙发搭配真皮的沙发垫。颜色上也很沉稳大气,在偌大的客厅也不压气势。楼上卧室的床,还有二层的健身房器材,以及地下一层玻璃花园的架子。全都在图纸规定的地方摆好。乔怀遥坐在地下一层的沙发上,这边做了一个高挑的设计,头顶是玻璃,和一层有个错层,采光很好。今天的天气也是阳光充足。早上都没有往常那么冷。乔怀遥向后靠去,抬头看着阳光,不由得眯起眼睛,嘴角微扬着说:“哥!还不错吧。”柏锦言坐过来,抬手搭在后面的沙发背上,不经意间搂上乔怀遥的肩膀

,顺着他的视线透过玻璃看阳光,轻声道:“嗯。”走在外面,感受着入冬后的阳光可能不会感觉到暖和。但在室内,不会被外面冷风吹到,只有阳光的暖意倾泻下来,让人感觉温度正好。难得假期,尤其是之前忙的团团转,这会骤然轻松下来。平时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待在这里晒太阳也不错。直到中午的时候,屋里有越来越热的趋势。他们这才离开地下一层回了一层。沙发虽然都是一个牌子,但沙发垫的柔软度还是有区别的。基础家具有了,厨房还空着。乔怀遥躺在沙发上,枕着柏锦言的腿刷购物软件。相比于家具,厨房里面的大件无论从颜色还是种类上,都多了很多。乔怀遥顿了顿指尖,满屏的烤箱,“哥,你对烤箱的牌子有什么要求吗?”“没有。”柏锦言帮他按摩,指尖轻柔的落下按压,“选一个你喜欢的,有价格分区吗,从贵的里面选。”价格越高,烤箱所具备的功能也就越多。其他的厨房大件乔怀遥可能用不上,但烤箱却是有被使用的几率。闲来无事在家烤点蛋糕也是有可能的。平时家里不喜欢进外人,定时保洁也是一样。这样的话,烤箱自动清洗就变得尤为重要。乔怀遥按照柏锦言说的,价格拉到头,然后选了银色的加入购物车。厨房整体布局颜色是很干净的亮色,这个颜色正合适。购物车又添满了一轮,乔怀遥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就先买这点吧。”“嗯。本地缺货从外地调货会比较慢,晚上再收一批,剩下的就得等你考完试回来。”柏锦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不在本地,可以找人代收,但自己添置自己家里的东西,要的只是亲自参与的感觉。要不然,装修添置家具而已,都可以交给助理或者管家。他们都能把这一切处理妥当,到时候清理好安排入住。可要的……本身就是参与装修的一环。反正也不着急,床有了,其他的东西在年前放不进来也不是很重要。柏锦言搭在他腰间的手无意识轻点着,想了想说:“我下午去公司一趟。”“昨天那个剧本有点问题,还有几个代言。”“好。”乔怀遥坐起来理了理衣服,“对了哥,嘉遥集团旗下的珠宝公司在找代言人,你有没有兴趣?”他有加集团高层群,平时公司里的秘书也会把集团部分文件转给他。美其名曰是,提前对公司有一个大概的熟悉,等日后毕业进公司工作不至于一头雾水。乔怀遥没有进公司的打算,之前也有说过,即使要去自家公司,也想从基层坐起。一点点熟悉之后再接手重要项目。但乔恒飞不同意,他让儿子进公司又不是为了历练,干嘛委屈自己。要上班就直接当总裁,再不济乔恒飞卸任董事,让乔怀遥来。乔怀遥当时手里还有实验,怕他爸真的把集团担子交给自己,只能先同意加群。只是加

群,潜水不发言,偶尔会点开,把消息气泡清一下。上次清消息的时候看见了有关珠宝代言的。不是什么奢侈品,走的却也是高端珠宝定制路线,柏锦言代言也不会掉位。品牌代言,群里只有几个提案,拟邀哪位明星,还没敲定下来。乔怀遥笑着问他:“怎么样哥?考虑一下吗?”自家的产品,乔怀遥更倾向于给自家的人代言。柏锦言薄唇噙笑,他对代言珠宝品牌没什么兴趣,但既然乔怀遥说了,那岂是考虑一下就行的?“好。我让陆路去联系。”这个代言基本敲定。“不用,负责人去联系陆路。”哪方联系另一方看似只是牵线问题,实际上还涉及到很多。珠宝品牌算得上是圈外,娱乐圈里面对艺人主动找上品牌商可是有说法的。再说了,乔怀遥先问的,他代表珠宝公司优先提出让柏锦言做代言人,自然是让公司去联系。乔怀遥点开看预算,感觉好像不太高,中等水平?主要是品牌也不用找艺人来代言销量,代言算是为了提高知名度,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代言是热度高的明星抢破头想要的。如果是柏锦言来代言,那就是双赢的局面。可能是觉得请不到柏锦言,所以拟邀名单中并没有柏锦言的名字。乔怀遥没有关注过柏锦言的代言费,单从公司给出的这份文件来说,他们都有这个价,柏锦言的代言费应该要更高才对,“哥,你平时代言费是多少?我感觉公司给的预算不够,八位数够吗?九位?你给我个价格,我去找他们批款。”给他哥的代言费自然是要越高越好。但走在合同上的不能太高,要不然下一个代言,无论多少钱,都是在走下坡路。这样的话……合同上一个价格,其他的可以报税之后直接打到柏锦言卡里。柏锦言揉了揉他的头,“亲我一下。”乔怀遥正在打字,没有过多思索,听到声音便说:“好……嗯?”而后反应过来柏锦言并没有说代言费。“亲我一下就告诉你。”乔怀遥轻眨了下眼睛,仍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靠过去,暖意擦过唇间,他说:“这样?”“嗯。”柏锦言唇边笑意渐深,眼底满是他那茫然的面容,“够了。”乔怀遥没听懂,下意识的追问:“什么够了?”柏锦言抬手覆在他脸颊上,捧着那样亲了他一下,轻声说:“代言费。”乔怀遥抿了抿唇,而后突然反应过来柏锦言话里的意思,面上顿时染上一层薄粉。他羞恼道:“哥!我在跟你讨论正事。”柏锦言点点头,“我很认真的。”“……”我不信。“公司也是我的,给代言费,也只是给我。”很正常的流程,可说到这柏锦言却轻笑了一声,“然后我再上交工资卡,那这钱,不就是你左手倒右手吗?”何必这么麻烦。他连银行卡都交上去了,也用不上把钱取出来再上交工资。乔怀遥一愣,倒是没

想到还有这样的流程。仔细一想……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对吧。”柏锦言看着乔怀遥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就说……”话音一落,唇上的暖意让柏锦言罕见的怔了一瞬,垂眸与近在咫尺的漂亮眼睛四目相对。浅浅一吻过后,乔怀遥稍稍退了些,而后又吻了上去。吻了几下之后,乔怀遥嘴角微扬,眉眼间满是促狭的笑意:“再给你补一点代言费。”顶流嘛,肯定不能亏待了他。柏锦言挑了挑眉,抬手半环着他的腰身并未直接落下,“那这点可不够。”乔怀遥当即后退半步,本来想跑,却像是自投罗网似的撞进了柏锦言的手里。“哥!”乔怀遥握住柏锦言的手腕,面上的笑意都没来得及散去,“等、我觉得够了,这个代言我亲自负责,我说够了就够……唔!”不等他说完,柏锦言将人带到沙发上,未出口的话尽数咽下。够吗?代言人觉得不太够。等代言费够了,乔怀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眯起的眼眸眼尾处有着明显的红痕,薄唇水润微红,轻抿还有细微的刺痛。乔怀遥看着躺在一旁的柏锦言,得亏沙发足够大,不让哪容得下两个人躺着。他翻身背对着柏锦言,“不找你代言了,我要换个代言人。”柏锦言自身后覆上来,“代言费都给了,现在换代言人岂不是很亏?”不划算。一个合格的商人要以利益为重。乔怀遥不理他,柏锦言想了想,揽着人说:“那我把代言费还给你点。”乔怀遥:“???”不用这么客气。乔怀遥当即就要起身,柏锦言忙把人带回来留在怀里,忍俊不禁道:“逗你的,不亲。”说着拆开薄荷薄片拿了两片,“抿一下。”乔怀遥翻了个身,平时一起睡的时候,床铺够大,但他们实际占用的地方和现在躺在沙发上的地方,没多大差别。挤着挤着就习惯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乔怀遥搂着他说:“等我们退休以后,就这样在家里待着。”也不用世界各处旅游,就他们两个人,在家里待着哪也不去。柏锦言闻言勾了勾嘴角,乔董事长还没退休呢,要是知道乔怀遥的想法,只怕会直接把人拉去公司,然后乔董事长自己退休出去旅游。想退休的念头可能也是从乔董事长那边遗传过来的。柏锦言现在还记得小学时候,意外从乔怀遥家撞见乔董事长,熬夜加班回来睡了不到半小时,边穿外套边打电话往外走,一直碎碎念要辞职到出门。结果不还是坚持到现在,一直也没法退休。柏锦言亲吻他的眉心,淡淡道:“等我退圈,就天天在家陪着你。”乔怀遥还有很多实验没完成呢,而且,他不做实验肯定会被爸爸拽去公司上班,公司领导层没有退休的概念。所以……退休也只是说说而已,可能性不大。听着柏锦言说,他也没多想,只以为跟自己一样。他

环着柏锦言的脖颈用力抱住,轻叹一口气说:“好。”

最新小说: 大周年代 马拉快跑 没有选择的未来 闻人识暖沁入苏心 我在地府努力上班摸鱼 江南的选择 失踪三年的前女友说她修仙回来了 风的东道主 薄靳夜顾宁愿 离婚后,我成了前夫的白月光